曾被誉为极限运动摄影神器的 GoPro 接连裁员、传求售,一路从巅峰跌落谷底

2020-07-16 120次浏览 443个评论
曾被誉为极限运动摄影神器的 GoPro 接连裁员、传求售,一路从巅峰跌落谷底

历经了空拍机 Karma 的挫败,GoPro 上週传出裁员 300 人的消息,更宣布要退出空拍机市场。执行长尼克‧伍德曼(Nick Woodman)除了宣布了几项公司资源重建计画,9 日更有内部人士透露,GoPro 已经雇用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 ),正考虑寻求潜在买家要将公司出售。

过去谈到泛舟、跳伞等户外运动的摄影选择,许多人第一时间都会想到 GoPro。红极一时的 GoPro,无论上山下海仍能拍出稳定高品质的画面,透过身历其境的影像,满足人人都想当英雄的心愿,从爆红到面临出售,GoPro 为什幺会走到这一步?

裁员、退出空拍机市场,GoPro 重整瘦身

全球知名的运动摄影机製造商 GoPro,调降了 2017 第四季的营收预测,从原本预期的 4.8 亿美元,调降至约 3.4 亿美元。

GoPro 透过内部信件向员工解释,公司正在进行一系列更贴近业务需求的资源重建计画,包括调降 HERO5 Black 运动摄影机价格至 399 美元,执行长尼克‧伍德曼也主动将自己 2018 年的薪水减到 1 美元,加上上週宣布的大裁员消息,GoPro 员工一下子从 1,254 人减少到不到 1 千人,并表示未来不会再推出任何空拍机产品,从此退出空拍机市场。

裁员、执行长减薪、调降产品价格、退出空拍机市场,预计可以帮 GoPro 节省大约 8,000 万美元的营运支出,「2018 年 GoPro 将致力于整顿事业,我对我们硬体和软体未来感到兴奋,放眼未来,我们将调整公司较低的支出模式营运,让 GoPro 在 2018 下半年重回获利和成长。」执行长尼克‧伍德曼信誓旦旦地说。

曾被誉为极限运动摄影神器的 GoPro 接连裁员、传求售,一路从巅峰跌落谷底

 GoPro 执行长尼克‧伍德曼,主动将自己 2018 年的薪水减到 1 美元。

传雇用摩根大通,研究出售事宜

上週 GoPro 裁掉近 300 名员工,大部分都是空拍机 Karma 部门的员工。GoPro 自 2014 年 IPO 以来表现一直都不太好,除了裁员、退出空拍机市场,现在更传出 GoPro 寻求出售的消息。

根据《CNBC》报导,GoPro 雇用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为公司财务顾问,研究有关出售事宜。「如果有机会可以让 GoPro 与大公司合作拓展业务,这绝对会是我们考虑的方向。」GoPro 执行长尼克‧伍德曼(Nick Woodman)说:「有合作伙伴或被收购也许对我们来说会更容易些。」

同时尼克‧伍德曼也向《彭博社》证实:「摩根大通是我们的财务顾问,但我们还没有请他们帮我们卖公司。」尼克‧伍德曼解释 GoPro 有出售的打算,但还没有很积极地寻找买家。

曾被誉为极限运动摄影神器的 GoPro 接连裁员、传求售,一路从巅峰跌落谷底

 大裁员后,9 日传出 GoPro 雇用摩根大通研究公司出售事宜。

市场竞争激烈,GoPro 空拍机大梦飞得辛苦

GoPro 已历经多次裁员,这次裁员是自 2016 年以来第 3 次精简人力,2014 年 GoPro 刚上市时市值有 30 亿美元,目前市值 9.55 亿美元,跟 2014 年 IPO 时相比,已经下降 70%。过去有许多投资者批评,GoPro 除了运动相机等核心产品,一直未能积极拓展产品线让产品多元化,让 GoPro 逐渐失去竞争优势。

许多人印象深刻的,是 GoPro 在 2016 年推出空拍机 Karma,结合 GoPro 本身的运动摄影优势,在当时算是概念新颖的空拍机产品,不仅希望能与空拍机龙头品牌大疆(DJI)相互竞争,也寄望能让旗下产品更加多元。但好景不常,在产品推出不到两个月,Karma 就传出电池接触不良,导致飞行到一半失去动力摔机的意外,GoPro 紧急召回后于 2017 年初重新上市。

曾被誉为极限运动摄影神器的 GoPro 接连裁员、传求售,一路从巅峰跌落谷底

 空拍机 Karma 刚推出就传出电池接触不良,导致飞行到一半失去动力摔机的意外。

然而,空拍机 Karma 的利润偏低,加上市场类似产品竞争实在太激烈,以及主要的欧美市场对空拍机的监管日趋严格,种种因素都让 GoPro 的空拍机大梦承受极大压力。因此在 2017 年第四季 GoPro 做出停售 Karma,并退出空拍机市场的决定。

GoPro 表示,未来仍会都已经售出的 Karma 提供后续服务,未来也会卖完 Karma 剩下的库存。

产品缺乏差异化,GoPro 从辉煌走向衰败

曾经辉煌过的 GoPro 再也飞不起来了吗?如今似乎正在见证又一个硬体巨人的倒下,但谈到泛舟、跳伞等户外运动的摄影选择,许多人仍会想到 GoPro。

GoPro 的产品基本上还是有它特别之处,能够让用户装在胸口、冲浪板、滑雪头盔上,上山下海仍能拍出稳定高品质的画面,YouTube 也能看到许多利用 GoPro 拍出来的影像创作,运动相机摄影几乎形塑了另一种说故事的形式。除了硬体,GoPro 甚至还在 2014 年找来 100 多名员工,要发展自家媒体平台,往后几年还陆续收购几家软体公司,要发展自家的影片编辑软体。

 运动相机摄影引领另一种说故事的形式。

可惜的是 GoPro 始终没能让自家的产品线更加多元化,竞争者如雨后春笋般冒出,不仅智慧型手机镜头品质越来越好、Snap 推出相机眼镜 Spectacles、Google 则推出穿戴相机 Clips,越来越多竞争者加入让 GoPro 的经营面临困境。外界许多人甚至预测,GoPro 有可能会被大疆(DJI)或三星收购,但目前都仅只于猜测,仍没有更多进一步的收购消息。

无人机 Karma 召回、竞争对手冒出让 GoPro 逐渐陷入困境,在大裁员消息后紧接着传出公司寻求出售,从过去曾经的辉煌走向衰落,还是让人不免唏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