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正辟邪:繁简字体之争辩

2020-07-03 397次浏览 610个评论

守正辟邪:繁简字体之争辩

香港教育当局,继粤语非母语之争后,战线迅速伸延至字体。昨日(5月10日)《明报》刊出香港大学教育学院副教授李辉的言论,他以香港幼童写字为例认为,「功课太多,因为繁体字笔划太多,所以幼稚园开始,4岁就开始操练写中文字,写得好辛苦,日日功课做两个钟,好多幼稚园都有。」

今日港共打手论述能力之低劣,竟然已经倒退到中共文革前的反智水平,1963年丰子恺登在政治刊物《文字改革》的一幅漫画:「今昔对比」,繁体难写,简体不难写,戴着红领巾的儿童写简体字,一脸轻鬆愉快,正正是根正苗红的政治宣示,也就是2018年港大李辉教授支持简体字的荒谬理据。

幼童学习中文,重点是学得正确,而不是写字写得快,贪图快捷,往往得不偿失,因为简体字正正就是妨碍幼童正确学习中文的障碍。首先,简体字违返了汉字六书的造字原则,六书中以形声字最多,形声字由形符与声符两部份组成,形符部首是辨义所在,但简体字往往取消形符,只剩下声符,同音多字,做成辨义困难,例如鬆与松不分,因为简体字鬆与松都是写成松字,因此一再闹出笑话,举一个我个人经历的例子,今年的洪圣宝诞,我去了上水河上乡的洪圣古庙,在庙内见到壁画写着:鬆鹤延年。正确写法是松鹤延年,显然是中国大陆工匠手民之祸,繁简字体转换,松字变为鬆字。

中共官方宣传简体字,其中最强而有力的理据,就是所谓扫盲,先不论中共推出简体字以来,中国大陆现在还有一亿人是文盲,简体字扫盲效果成疑,就算简体字真的有助扫盲,在教育普及的香港,根本不须要扫盲,所以我们不必学习简体字。此外,中共民间所谓的语言学家说,汉字的自然演变是由繁至简,为简体字现实存在的基础背书,首先简体字不是自然演变的结果,是中共一九四九建政之后,政治强推的文字改变政策,至于所谓由繁至简,更是完全错误,违返汉字发展的历史,由于辨义的发展需要,汉字只会越来越多,举两个字作为例子,然字原来的意义是燃烧的燃,然字下面四点就是火部,后来然字假借作为自然的然字,原来的意义就加火字旁成为燃字,梁与樑字,也是同样的假借原理,类似的汉字例子,不胜枚举。因此中共官方与民间为简体字背书的所谓理据,一经分析,根本完全站不住脚。

还有所谓繁简字体之分,其实香港人你一用繁体字自称,称中国大陆是简体字已跌入中共的语言圈套,因为有化繁为简之说,前引的丰子恺漫画就以繁难简易来表述,在中共语言诡词里,你一用繁体字自称,你就等同承认你使用的字体很繁,所以要化繁为简。

严格来说,我们坚持自称用正体字,但是不应称中国大陆的是残体字,而是要正名称之为邪体字。

首先,正与邪,在字义上强烈相对。再者,残字在华夏传统有一种颓废的美学意义,例如,明末遗民八大山人的残山剩水画作,冷然有一种睥睨天地的反抗力量。自号残叟,残翁,更是华夏传统文人的自嘲与自处,当然还有清未文学名着《老残游记》。所以残字,在华夏传统里并非贬词。

孔子曰:「必也正名乎!」儒门之争,孔子论政,首重正名。「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所以正名是必要而且重要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