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团飘浮‧古董椅移动‧槟博物院电眼拍到灵异情况

2020-07-22 851次浏览 964个评论
火团飘浮‧古董椅移动‧槟博物院电眼拍到灵异情况(槟城12日讯)拥有99年历史,曾是妇产科医院,也曾作为日本海军医院的槟城中路门牌57号槟州博物院分馆,据悉过去曾发生“火团”飘浮及超过10公斤重的古董椅子自行移动的灵异情况。週五晚,槟州博物院分馆主办过夜探索“生死”历程活动,首次开放邀请媒体在博物馆过夜,经过一夜投宿,各报记者及摄影记者安然度过,没有面对灵异困扰。不过,博物馆的闭路电视在过去3年的凌晨时段拍摄到多个常人无法解释的“灵异”画面,包括疑似“火团”在建筑物週围飘浮,甚至博物馆内超过10公斤重的古董椅子会自行移动超过2公尺。槟州博物院分馆建筑物经过修复后于2011年启用。建筑物后方早年是妇产科医院太平间与解剖室,虽然已经变成废墟,不过还是保留至今,没有修复,不久前还发生火患。由于外墙斑驳显得阴森,使灵异传说不断。目前,博物馆周围各角落都有安装闭路电视。博物馆入夜后,所有窗门都会深锁,但是很奇怪的是,博物院的闭路电视却拍摄到有一幢建筑物的门窗会自行开启大力晃动拍打后,又自行关上。门窗自行开启关上根据博物馆拍摄到的灵异画面,最常见的是疑似“火团”物体在建筑物外的半空中飘来飘去,有时候还会呈现“人形状”的“火团”,让博物馆控制室的负责人感到不可思议。博物馆负责人哈雅妮指出,博物馆所拍摄到无法解释的画面,没有经过加工修饰,都是从2011年至去年分别在不同时段,通过闭路电视拍摄下来。她说,有关片段是博物馆首次对外公开,迄今仍无法说服大家以科学常理来解读。槟州博物院分馆主办过夜探索“生死”历程活动上,特别叮嘱参与者必须佩戴萤光圈,如果发现任何没有佩带萤光圈者,就不要与对方有任何接触或谈话。主办单位还提醒参与者,不要在博物馆内外大声喧闹以免干扰“他人”,不过,却没有解释是否与“灵异”有关。与此同时,为了增添活动气氛,所有博物馆的工作人员配合妇产科医院背景,都穿上医生及护士袍。看守员:白布飘浮半空中博物馆看守员阿里透露,他们一家四口住在博物馆(前妇产科医院太平间)隔邻。两週前,他曾见过屋外有一块白布在半空中飘浮5分钟。他说,他们一家在这里住了14年,他也是槟岛市政局卫生组员工,晚上则看顾巡逻这座建筑物。“对我而言,这幢建筑物出现灵异事件很普遍,有时候会听到怪异的声响,甚至有小孩子在楼上玩耍的声音。”不过,他强调,每次他发现有灵异东西出现,他都会告诉这些“灵异”不要在他的面前“现身”,因为他很怕看到这些“东西”,结果在他请求下,果然没有“现身”。他说,废墟医院太平间外,有一座挂在树枝上的千秋,入夜时即使没有风吹,也会大力摇晃。他告诉记者,不要对这座千秋讲一些具有挑战性的言语。一些媒体记者不信,就在阿里带领下,以3种语文要求千秋在众人面前晃动,结果没有异象。阿里说,有人曾告诉他,在博物院外的走廊,经常有一名穿白衣的妇女边走边梳头髮。总之,这里入夜之后,甚幺怪事都会发生。不鼓吹迷信感受人文历史槟州首席部长政治秘书黄汉伟指出,州政府与槟州博物院主办这项博物院过夜探索“生死”历程活动,并不是鼓吹迷信,或“灵异”探险活动,相反的是让参与者体验这幢充满历史故事的建筑物。他说,主办博物馆过夜活动,也是让人抱着一种探险、挑战心理状态的刺激感。至于体验“灵异”只是这项活动的其中一部份,最重要还是让参与者感受建筑物的人文历史。他透露,这项活动的概念,是他参考了拥有160年澳洲费利曼图古蹟监狱,开放让游客在监狱内探险感受监狱生活。每团只安排30人他说,4月杪一家英国电视剧製片商决定在57号槟州博物院为片名《印度仲夏》取景,因此这项过夜活动会暂时停止。他声称,大马旅游部已与他们接触,有意安排游客在8月(农曆七月)期间到博物院感受人文历史与探险。他说,这项活动每一次收费为学生20令吉,成年人50令吉包括吃住,每一团最多只能安排30人。他补充,槟州博物院首次主办这项过夜探索“生死”历程活动,仅在面子书上宣传,就在短时间内吸引超过50人报名,最后主办单位考虑到人数问题,仅接收30名大学与学院生报名。女职员哭喊昏倒吓坏人门牌57号槟州博物院週五晚首次开放让民众与媒体体验在博物院过夜探索“生死”历程活动上,发生博物院女职员陷入歇斯底里哭喊,并昏倒的小插曲。女职员疑因观看博物院闭路电视拍摄到的建筑物周边“灵异”片段后,约晚上11时回到另一幢建筑物房间休息时,陷入歇斯底里哭喊并昏倒,吓着在场者。当时场面相当混乱,博物院工作人员及时派人施救及安抚女职员,同时把媒体请出建筑物外。在场者对女职员突然失控,皆感到不可思议。槟州博物院分馆馆长哈雅妮声称,女职员因胃痛不适呕吐才会昏倒。她否认女职员“撞邪”。【採访手记】想锻炼不怕鬼胆色受到通知说要留宿一夜採访槟城博物院探索生死历程时,我第一反应是不知那里的“房间”舒适吗?而不是鬼够猛吗?可能因为之前一直有採访过类似节目,成为同事口中的半个灵异摄影记者,而锻炼出人鬼皆不怕的胆色。抱着平常心踏入博物馆,老实说,我没有比其他同行大胆,但是之前身边朋友一直说过遇鬼经验,确也让我有跃跃一试的冲动。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不知不觉到了午夜,正当我们几个採访同行坐着享用美食当中,从博物馆一楼后方突来传来女生的嘶喊声划破钉掉地上都可以听到的寂静,而让我毛骨悚然。在该名女生陷入歇斯底里状态之后,我开始觉得整个环境阴森。当然,我很清楚那是心里作崇。心中一大堆的胡思乱想,搞到几个大男生上厕所都要结伴一起。我甚至在如厕后洗手时不敢正视那一面玻璃镜子。走在夜静无人的走廊,偶尔传来的鸟鸣声,心里都不禁发毛。一夜睡在地板上,甚幺都没有遇到,反而是两架大马力的冷气冻醒大家。没有被鬼吓醒,反而是冷到乍醒。半夜4时,一行人难抵冷气直吹,跑到外面等天亮。一夜在博物馆,甚幺都没有见到。不过,却也是人生另一体验。(文:蔡进强)新闻背景前身是妇产科医院中路57号建筑物前身是纪念爱德华7世国王妇产科医院于1915年落成,这幢医院建筑物设有产房、产妇太平间及解剖房。20世纪初,普遍上产妇与婴儿死亡率非常高,英国政府为了槟城人民福利,以及降低婴儿死亡率,才决定设立妇产科医院。当时,院方聘请两名全职职员及8名兼职员工,提供50张各级别的床位。这间妇产科医院使用至1955年,之后搬迁至州元首府路目前的槟城医院。纪念爱德华7世国王妇产科医院运作29年期间,共接生了6万名婴儿,平均每年处理4000宗接生工作。这幢医院建筑物从1940年至1941年日军佔领大马时,曾被用来充当日本海军医院至日军于1945年9月投降后,英军又用来当军营。建筑物后来作为卫生局、登记局办事处,后来曾作为槟城家教协会中学,紧接着再作为槟州红新月会总部、槟城圣约翰救伤队总部。直到2009年,这幢空置15年的建筑物经过槟岛市政局修复翻新后,于2011年落成作为槟州博物院分馆至今,明年2015年就是建筑物迈入100年历史。/报导:王萌翔‧2014.04.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