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 一枝独秀 out!豪华朗机工以共创主义翻转时代:「我

2020-06-14 717次浏览 341个评论

专访  一枝独秀 out!豪华朗机工以共创主义翻转时代:「我
穿越厂房,踏入位于北投的豪华朗机工办公室,门口摆置各式器械道具,办公室墙上拼贴着台湾原味窗花,由张耿豪、张耿华这对双胞胎兄弟、和林昆颖、陈志建四人组成的「 豪华朗机工 」,自 2010 年成立后胼手胝足打拚至今,从小型展览与演出协助开始,一路做到 2017 年台北世大运「 圣火装置 」、2019 年台中花博「 聆听花开的声音 」等国家级艺术装置。团队也从当年四位好奇爱玩的小伙子,成长为富有系统性和逻辑思考的 11 人成熟团队。团员张耿豪 2018 年病逝后,创始团队的三人继续带领伙伴闯蕩,除了眼神更坚定、话语更深沉,始终不变的是丝毫不随年纪增长而削弱的幽默与玩心。

一枝独秀 Out 「 共创 」凝聚跨界能量
专访  一枝独秀 out!豪华朗机工以共创主义翻转时代:「我
图片提供:豪华朗机工
打从创团初始就主打「 混种跨界 」的豪华朗机工,「 跨领域 」彷彿是他们作品的招牌,但三人从访谈一开始就直言:「 有些东西根本不能用『 领域 』来区分。」昆颖认为「 跨领域 」其实是将不同内容有系统性的整合,用「 共创 」这个词可能更为贴切。
诚如豪华朗机工的组合,三人各自有着丰富多元的背景与经历:学美术的张耿华,从小就会跟哥哥张耿豪跑去帮艺文中心布展,着迷于各种手作技法,是打造机械装置和雕塑的第一把交椅。自称不爱阅读的他,却是总是振笔疾书记下每个人话语中的关键字,说话也自带系统性分析与思考后的重量。
古典音乐出身的林昆颖,大学相继读了哲学、应用美术与音乐系,研究所则跨入科技艺术,他笑说:「 爷爷说只要我唸一年哲学,之后要唸什幺都随便你。」这条件对他而言不仅划算,还能满足好学爱玩的性格,一年的哲学浸润更堆塑了他现在思考与言谈的深度。着迷舞台声光、负责把关作品音乐与美学的他,如今的才华成就也确实是这一串丰富过往的集大成。
专长影像创作的陈志建,是团队中话最少的一位,但只要开口往往是深思熟虑后的谨慎发言。大学主修景观设计,他自认肢体不协调而加入现代舞社、系上学不到数位绘图就跑去外面进修设计软体,累积了一身十八般武艺,考进科技艺术研究所。儘管他谦称自己不是好学生,但细数他「 玩 」过的事情,每一件都积累成眼下拥有丰富视觉品味和设计能力的他。
细看个人的背景,不难发现豪华朗机工这团体本身就是「 共创 」的产物。最大的不同也是最大的共通点,都是在成长过程中不计较后果的累积各式知识所长,同时结交各领域的朋友;时至今日,年轻人长成创作圈的中坚份子,看着彼此长大的各路好友也成为业界中流砥柱,进而促成近年各种备受瞩目的跨界合作。
耿华笑说,「 其实跨领域各行各业早就在做了,不管是剧场、建筑,甚至传统产业,谁不是跟别的领域合作呢 ?」随着 2017 年台北世大运的成功,这波青年世代翻转出线,也正式为「 共创 」的时代揭开序幕。
在地创生 「聆听花开的声音」打造地标性装置
「 欸,我们来做个巴黎铁塔。」手指着铁塔的耿华坚定着眼神说着。其他人认真地看着铁塔,不约而同的接话:「 可以欸… 」「 好啊 」「 可以哦 !」
2010 年到法国驻村的四人,在巴黎铁塔下的一句随语,意外被友人的相机捕捉下来;八年后,他们用一朵集结 697 朵机械花装置组成的巨大花神,打造了专属台中的地标性装置「 聆听花开的声音 」,达到博览会的高度,也惊艳全世界。
专访  一枝独秀 out!豪华朗机工以共创主义翻转时代:「我
图片提供:豪华朗机工
回想最初,豪华朗机工从一开始的再三拒绝,回忆到时任台中建设局局长一句「 来来来,委员。这次我们听策展人的 ! 」这股魄力让他们接下这个不可能的任务。耿华忆起当时电联台中友人提及花博,得到的却是一句「 那不关我的事。」彼时是 2018 年  1月,距离花博开始只剩 10 个月。
丢掉经费与时间的框架,豪华朗机工从思考公共艺术在博览会的任务开始,究竟要赋予这作品什幺样的主张,才能既惊艳国际、又让民众有感。秉着「 越在地越国际 」的共识,团队从台中着名的机械产业下手,随着一次旅行,志建和耿华想到了机械花的灵感、耿豪画出草图、昆颖规划展演内容,配上台中市政府的动员,获得在地企业单位的点头加入,各自发挥所长,最终在 11 月打造出这座惊艳国际、凝聚台中市民骄傲的地标性创作。
专访  一枝独秀 out!豪华朗机工以共创主义翻转时代:「我
图片提供:帝凯互动科技
如同巴黎的铁塔与英国的种子圣殿,豪华朗机工要让民众不只是走过、路过、瞄一眼就结束,更要为了这朵花停下脚步。以「 聆听花开的声音,看见花开的样子 」为概念,长达半年的花博展期,机械花随着晨昏恣意绽放、随着节奏开合变换,带来无数个花开的瞬间,而每一个酝酿开花的期间,都凝聚了民众驻足期待的眼神,汇聚成看见花开时的各种手舞足蹈与欢笑,这些停留和等待,都成为花博期间最美的风景。
专访  一枝独秀 out!豪华朗机工以共创主义翻转时代:「我
图片提供:上银科技
「我们不会去追赶别人的才华。」
「 艺术圈很爱丢问题、设计圈爱解决问题,但我们是两个都做。」志建说,从个人单打独斗到组织与组织之间的合作,豪华朗机工一路走来经历过大小作品,却从不只是用造型设计去思考艺术品,而是透过定义的思考与细节的堆叠,达成作品主张的深度与美学的厚度。
引用水野学《 品味,从知识开始 》中「 普通知识 」累积的重要性,昆颖以热爱四处学习的耿豪和耿华为例,曾去彰化拜访钢管脚踏车厂的他们,了解到钢管脚踏车,仅运用特定强度的钢管设计及组成,就能撑起一个人的重量,还能负载重物,这个「 知识 」后来即被应用在让豪华朗机工声名大噪的作品-2017 年台北世大运的圣火装置。「 我们不会去追赶别人的才华。」昆颖说,每个人的人生历程不同,当你累积了足够的「 普通知识 」,就会成为有才华的人。这些拥有大量普通知识的人凑在一起,就能共创一个世代。
专访  一枝独秀 out!豪华朗机工以共创主义翻转时代:「我
图片提供:豪华朗机工
2019 年台北当代艺术馆由设计师方序中号召策划的「 查无此人—小花计画展 」,更是历时五年的累积,才促成这档聚集各界才华份子的跨界创作。豪华朗机工与魏如萱、凤小岳和陈建骐合作,在全黑的空间里打造声光机装置,置入魏如萱与凤小岳的音乐创作,让声音在空间里翻滚激荡,与物件的影子相互撞击迸发成无形的情绪潮涌。「 我起鸡皮疙瘩了 !」耿华转述魏如萱看到作品时的反应,如同在机械大花下等待花开的众人,这就是艺术凝聚后发散,得以撼动人心的力量。
专访  一枝独秀 out!豪华朗机工以共创主义翻转时代:「我
图片提供:曾佳彬
像是四条欢乐的小溪,一路或快或慢,流淌过蜿蜒的地势,承接每一颗石砾的撞击并持续玩耍,小溪最终汇聚成一条长河。儘管旅途中偶有大风大浪、小溪也少了一条,但豪华朗机工不会停止旅行,让这条长河继续在这变幻莫测的时代,好玩又稳定地流动下去。

文/Stella Tsai